离觞玖

励志码肉却码不出肉,励志更文却更不出文,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碎碎念

说句实话同人歌(3)已经写了一大半了但是……我emmmmm还没选好要用什么歌??????(1的评论区我已经搜了百分之60了然后就被无数同人歌纠结死。。。。顺便吐槽一下。。。那个说春波绿的那个你出来!我非常欣赏你啊陈独秀同学,只可惜这个不好在家长们面前听,所以留到后边的cp大乱炖啦,顺便有的歌我找不着,所以很抱歉啊QwQ

默默的看了眼粉丝数。。。到333的时候我开个抽奖吧(扶额)嗯礼品到时候再看(脑阔痛)

《待人归》——魔道祖师作词(主忘羡,一句曦澄两句晓薛)

#版权归本人所有,若要转载请私信要授权。
#已有编曲,恕不给版权sa
#第一次直接写词而非填词,有点《寄明月》的风格,但不是抄袭谢谢。
#顺便找找有没有歌基愿意唱的,无偿的那种QwQ要两个人,一个羡羡一个忘机QwQ
#占tag致歉QwQ

第一段——
穿过青石铺的小径,
来到约定许诺的山脚前,
透过朦胧山雾雨帘,
你黑红身影映入我视线。

素衣白裳化作你的模样,
移不开视线宛若被冻结,
琴声潺潺淌进丛林树间,
似是隔世倾听这音乐。

副歌——
思念通过微风审阅,
又用细雨来定决,
飘荡出的会是思念,
还是与你的情线。

雨滴落上青石板阶,
顺流淌进小溪间,
悄声无息荡起漪涟,
如我对你的爱恋。

第二段——
青山绿水与你同见,
步入红尘只为与你并肩,
或许路途有所艰险,
但有你在便无惧这一切。

形同陌路约定无言,
只身于血雾等你的岁月,
唯有你问灵十三年,
换来又一段的因缘生灭。

副歌——
思念通过微风审阅,
又用细雨来定决,
飘荡出的会是思念,
还是与你的情线。

雨滴落上青石板阶,
顺流淌进小溪间,
悄声无息荡起漪涟,
如我对你的爱恋。

小高潮——
或许约定再无实现,
我与你相隔那些年,
但我有愿与你并肩,
自是等待去实现。

副歌——
双生情缘与你同见,
琴弦抖动诉说着寓言,
错过话语再次出现,
静静聆听浮现的欢悦。

灰飞烟灭反噬深渊,
孑然一身亦负情负义,
独守空城八载也愿,
断指碎臂等一不归魂。

尾声——
思念通过微风审阅,
又用细雨来定决,
悄声无息荡起漪涟,
如我对你的爱恋。

如我对你的爱恋。

当魔道祖师众人听起了同人歌(2)

当魔道祖师众人听起了同人歌(2)
#ooc预警
#有什么搞笑同人歌请一并砸过来谢谢(*°∀°)=3
cp这里:忘羡,追凌,怀仪,曦澄,晓薛,主要会写就这几对吧其他的诸位脑补就好,还有嗯九离嘿

【江厌离【菊花花】:
阿羡……我……我马上就要成亲了,过来给你看看。】

金x2,江,魏:师姐真好看啊——

【蓝忘机【边江】: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蓝启仁还在医院呢没他事,哦,蓝曦臣也在医院,一样没他事er。

今天的魏无羡也在思考他的蓝二哥哥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江澄【郭浩然】:
魏无羡!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无羡【赵路】:
不必保我,弃了吧。】

江澄os:为毛连这种片段都有啊老子还要不要脸了啊!我又不是魏无羡那个不要脸的家伙!

其他人: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的吗?

【温情【括号君】: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众人有些沉默,温情这一支向来只救人,但却被他们逼上了绝路,温家最后的血脉,最后只剩下了温苑,(然后温苑也弯了??????)说到底,这一族,真的是他们的错,挫骨扬灰一个无辜的人,杀掉四十多个无辜的老少,他们……明明没有错啊……

【金光瑶【杨天翔】:
大哥,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就要被你这样翻旧账一直翻到如今?
聂明玦【图特哈蒙】: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聂明玦一直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大概大哥才是全书最直吧)然后他就被neng走教育了一顿,回来之后听到这段,揉揉旁边金光瑶的头,轻声道:“对不起”

金光瑶无所谓的摇摇头,眯起眼睛躺在椅背上。他真的累,真的好累……

【蓝曦臣【郭盛】:
我们到的时候,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
至始至终,你对他重复地都是同一个字:滚。】

“蓝二公子,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羡羡的?”小玖跪在椅子上,整个人扒着椅背,问自己后边的抱着羡羡的男……人。

【温晁【清水浊流】:
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你,也永远别想出来!】

最后他不仅出来了还把你杀了。

众人眉头跳了两跳,不过……魏无羡是真的天资过人啊——

后面那个秀恩爱的死家伙才不是那个天资极高的魏无羡!!!

【江厌离【菊花花】:
阿羡——!!
江澄【郭浩然】:
姐——!
魏无羡【赵路】:
师姐——!
江澄【郭浩然】: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得么?!!你不是说没问题的么?!】

“羡羡明明只是太激动了没控制住而已嘛”小玖嘟嘴,然后被旁边的米九抱了个满怀,只得接着小声嘟囔:“真想把当时欺负羡羡的家伙一个个都弄死哼唧讨厌死了真的是……”

倒也是。

毕竟,我是我们亲自,把这个孩子推向深渊的,我们都忘了……他真的,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而已啊……

【温宁【北炎】:
金公子,你冲我来,温宁绝不反抗。
蓝思追【柳川鱼】:
金凌,你先把剑收一收……
金凌【西呱双】:
是,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金……金公子……对……对不起……”温宁结结巴巴的说出这一句,面如死灰“金公子想……想对温宁……如何,温宁……绝不反抗……”

金子轩沉默了一会儿,说实话,他对温宁没有太大的怨念,只是单纯有点感慨而已。

“也没什么其他的……你也死过一次了……就替我们俩,保护好金陵吧”金子轩闭上眼,缓缓的说着。
“是!”温宁抬起头,看着他,眼睛亮亮的。

【虞紫鸢【张凯】:
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
江澄【郭浩然】:
阿娘,父亲还没有回来,有什么事,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
虞紫鸢【张凯】:
不回来就不回来!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

众人OS:江澄亲妈没错了,连性格都一个样。

虞紫鸢“最后你还是来了。”

“三娘子……”

“什么嘛枫眠你个傻家伙还没把这个事搞完啊”藏色散人开始碎碎念,对着虞夫人说:“这个傻小子当时总是问我你怎么样怎么样,一脸痴汉弄得我都看不下去好嘛,怎么你们两个婚都结了孩子都生了还没好起来啊”

“藏色……”江枫眠试图阻止黑历史的曝光,然后没成功。

“我和你讲啊这个家伙有一次为了给你搞一束话盯得浑身是包,去冷泉冻了两个时辰才出来。还有一次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要不是我和长泽就在树下这货早就在还没追到你之前就已经把腿给搞断了好吗?追个女孩子傻的跟个什么是的,要不是我给他出招估计等紫鸳你30岁了他都还没向你告白……嗷嗷嗷痛长泽你拽我干嘛!”
藏色散人停下嘴,扭头看向魏长泽结果被唇上的柔软触感吓懵了。

“少说两句,人家枫眠脸上已经红成苹果了”魏长泽附在人耳边念了两句,轻声道。

“哦”藏色散人眨眼,看着那边的江枫眠,又耍了句嘴皮子:“w江苹果,好久不见了啊……”

“藏色散人你给我闭嘴!”虞紫鸢终于炸毛了,朝她说到。

“是!大姐头!”

“嗯?”

“额……紫鸳!”

众小辈(吃瓜):啊嘞怎么不继续讲了我还没听够呢。

【江澄【郭浩然】:
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金光瑶【杨天翔】:
蓝曦臣,我这一生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两个苦情人啊……?等等这是情敌嘛?不对第一个讲的是双杰但是江澄不是半小时前和蓝曦臣出柜了嘛?那金光瑶是啥?小三?

(ノ=Д=)ノ┻━┻

【蓝曦臣【Assen捷】
一宗之主名列三尊
温雅天性或有诸多 不忍
白玉洞箫最解得冰冷
难免至亲人至亲事 关切问】

“啊蓝大哥,叔父你们回来啦”魏无羡朝着蓝家的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两个位置,“你们的位置哝”

【聂明玦【图特哈蒙】
盖世威名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
戾气愈深重心愈狂躁
只缘清心唤作乱魄却无人知晓
断颅折肢也要长刀出鞘】

众人的眉头再次跳了跳,断颅折肢什么的……不愧是聂明玦。

【温情 【Aki阿杰】
妙手回天 一朝日落不求能幸免
炎阳烈焰 再多矜傲已是灰飞烟灭】

温情垂下眼眸,出身我们不能决定,但是因为这个出身而被挫骨扬灰,确实不值了。

【江厌离【HITA】
添碗 莲藕排骨 唤声阿羡
可有谁泪入嗓眼】

平淡无奇江厌离,不,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师姐,是最好的姐姐,她配得上金子轩,她……她本不应该过世的……

魏无羡垂下眼眸,师姐的死是因为他,江澄没了亲人也是因为他,他有罪……吗?

“阿羡乖啊,师姐是自己跑出来找你的,不怪你啊,乖……”
一只手放到了他的头上,是江厌离,江厌离走过来,在他头上揉了揉,她一如既往的笑着,像原来在莲花坞一样……

“师姐……”魏无羡终是忍不住了眼泪,趴在江厌离的肩上,哑着嗓子不断的重复着一句:“羡羡不想的,羡羡不想让凶尸杀了你的,羡羡不想离开师姐的……”

江厌离轻轻拍着魏无羡的背,轻声哄着,并示意米九继续播放。

【江澄【裂天】
纵然禀赋不如 怎甘愿认输
纵然天地孑然 无处放声哭
一觉梦回莲花坞
醒来往事留不住
情同手足如何宽恕】

江澄身边的低气压又低了一倍,但却没说什么。

【金光瑶【w.k.】
纵然人前人后 玩弄有权术
纵然欺世盗名 何尝不歹毒
不择手段出身误
机关算尽太孤独
谁又知我真面目】

“金宗主藏的很深啊”聂坏桑一脸无辜眨眨眼,冲他笑了笑。

“比不上聂导”金光瑶同样笑了笑,一脸高深。

呵,戏精。

【聂怀桑【佑可猫】
都笑我是糊涂
大智若愚锋藏处
一问三不知谁看出】

聂坏桑的笑容突然崩坏,因为他身边的聂明玦身上的怒气就快实质化了。“大大大大大哥,我我我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你你你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聂明玦追上去:“聂坏桑你给我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等等聂宗主那是隔壁江家两傲娇的专属不是你的啊放下那个聂坏桑让我来谢谢!

【魏无羡【特曼】
任你罚尽千遍此心难束缚
蓝忘机【吾恩】
哪晓窟底夜谈弦绝屠玄武
江厌离【HITA】
依稀从前莲花湖
江澄【裂天】
连盏花灯却不复
【合】
不夜天城慷慨以赴】

魏无羡:woc难道蓝湛在那石洞的时候就已经对我有非分之想了嘛这也太恐怖了吧。

蓝忘机: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金光瑶【w.k.】
侥幸归宗认祖射日做仙督
聂明玦【图特哈蒙】
终究观音像下恩仇封入土
温情 【Aki阿杰】
怕只怕救人有术
温宁【白衣大人】
穷奇道一误再误
【合】
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可不就是同道殊途嘛,亦正亦邪,这世界,是真的没有明确的黑白啊……

【【合】
几多悲欢喜怒
到头来各有所属
合卷之后闭眼再读】

是好歌,也好听,就是……有点悲催。

“诶,就没了嘛”小玖看看自己才吃了没多少的薯片,嘟嘴,“算了算了。”挥挥袖子,走到荧幕前,对着他们说:“下一首名字叫做何以歌,因为没有MV,所以,献丑啦。”她背对着他们,跪在了荧幕前,双手背在身后,示意米九开始。

嗯这章就到这里,下一章嗯……不知何时才能再嗯更新了,应该月更或者两周更还是可以的……吧?毕竟我其他坑有点多emmmm

233粉丝点文

你们是魔鬼嘛(눈_눈)

可点如下:全职,魔道,灵契,网王,黑篮

格式模板:

全职,伞修,苏沐秋十八岁以前的事(梗题),甜(虐)

从评论里面挑三个顺眼的写

占tag致歉。

我觉得我不该发魔道的。。。离我233粉丝又近了。。。。告辞(눈_눈)

当魔道祖师众人听起了同人歌(1)

当魔道祖师众人听起了同人歌(1)
#ooc预警
#有什么同人歌都砸过来吧hhhh

魏无羡是在一片寂静中醒来的。

睁眼后他发现地点不对劲。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凳子,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他转身想找他的蓝二哥哥,发现连蓝二哥哥都不在。魏无羡使劲眨眼,想要确认自己不是在梦里。

woc难道又是那个辣鸡香炉在作怪???

脸上突然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像是人的手指,定睛一看,还真是一个人。

女子身穿一身浅紫的广袖,蹲在他面前戳他的脸颊,见他回神过后,扭头看向后方“九酱,他醒啦”

后方,一身浅蓝齐腰襦裙的的女子头也不知道捣鼓着什么,抽空说了句“你自己解释,莫管我”

“哦(´-ω-`)”一身浅紫的女子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嘟起嘴一脸怨念的看了魏无羡半晌 ,说到“你好吖”

“你好”woc这什么脑回路盯了我这么久居然就说了这么两个阿不三个字吗???

“唔……我叫离觞玖嗯……唤我……小玖便是。”这女子似乎在不断的纠结自己的名字,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完了一句话 然后整个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松下来,朝他一笑:“羡羡啊,我给你恢复以前的身体好不好鸭?”

“真的可以?”魏无羡看着眼前好似行走的表情包一般的女子,有点不信。

“真的!你看我纯真的大眼睛(●—●)”对方似乎真的若有其事搬把眼睛瞪大,好好的丹凤眼被挣成了半个猫眼,就是这猫眼貌似小了一倍。

“你要我如何信你?”魏无羡持续怀疑。

“嗯……我给你把已死之人复活,如何?”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OS:woccc一般同人小说里是说要干什么呀完全想不起来羡羡怎么这么难对付啊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眼睛一亮,看着她:“真的?!”

“真哒”小玖点了点头,把魏无羡带到了一片空地,开启了传送阵。

白光一闪,最先走出来的,是一对男女,女子一身黑衣,衣摆边隐隐约约能看见不少红色丝线,身边的男子一身米白,衣摆上同样有着若隐若现的银线,他瘫着一张脸,却是和前世的魏无羡有七分像。

“这是……爹?娘?”魏无羡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二人是真的,他打小便没了爹娘,这一见,却是靠着自己父亲与自己所相像的脸认出的。

“阿婴?”那二人似乎也很茫然,不确定的叫出这个名字,却是疑惑,为何阿婴的脸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看吧羡羡,我没骗你哦”小玖暂时停止了传送阵的传送,把一家三口引入座位,拖来一条凳子放在里魏无羡不远的地方示意魏无羡坐上去。

“姑娘,你这是为何?”藏色散人看着魏无羡过去,问到。

“阿姨,我要给你们的阿婴重塑前世的身体,阿姨过会儿可不要说话哟”小玖把食指放至唇边,朝他们夫妻眨眨眼,遍开始用灵力在魏无羡的边缘绘制阵法。

白光大胜。

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白光慢慢的淡了下去,小玖的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她收回灵力,接过半柱香前便立于她身后的米九递来的丝帕,走上前,将魏无羡脸上的汗擦净,再拿过另一张丝巾擦自己的脸。

完事后不到十秒,魏无羡便挣开了眼,他摸摸自己的脸,又摸上自己的胸口,发现那块应该有的太阳烙印也不见了,又感受了一下自己蓬勃的灵力,惊讶的看着小玖。

“阿婴……”藏色散人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孩子。她很想知道,她的阿婴,究竟经历了什么。

传送阵再次被打开,先被送过来的,是江澄,不过两秒,蓝氏双璧也同时到达,两秒一批两秒一批,等人齐后,小玖再次开启了另一个传送阵。

虞夫人,江枫眠,江厌离,金子轩,温情,温宁,义城f4,金光瑶,聂明玦……故去之人一个一个出现,众人自然也是灰常激动。

所以我们就忽略掉认亲大会和大型出柜现场吧,反正修真界的下一代至少四分之一是弯的(吃手手)。

“安静一下”离觞玖把嘴里的糖棍拿出来扔掉,抬手示意他们安静,明明是连金光瑶都不到的个子(在穿了增高鞋后)却是有着一股淡淡的威压,小玖笑笑,冲着他们说道:“我请诸位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们相亲相爱瞎姬八乱撒狗粮闪瞎我眼睛的,我是来给诸位放歌听哒”

说着,她身后的大荧幕开始泛光,定格在了四个字,“同道殊途”

“酱,请诸位慢慢听啦(●—●)”说罢,便走到一旁,拿起一袋诡异的东西(薯片)开始吃。

【幼年无羡【小连杀】:
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蓝启仁【宝木中阳】:
你!真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魏无羡默默的摸上自己的丹田,那里以前是金色的,后来变成了灰色,现在,它又是金色的了。

“阿婴真有我当年气蓝启仁的风范,是学我的没错了”藏色散人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调侃的眼神直指蓝启仁
的膝盖,其中意味自是让一众小辈们连连好奇。

【幼年忘机【山新】:
云深不知处禁酒。
幼年无羡【小连杀】:
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不算”蓝忘机在魏无羡的耳边突然出声,把魏无羡吓了一跳,他突然蹦了一下,又凑过去“我就知道蓝二哥哥最好了”嬉皮赖脸的笑着。

【幼年江澄【muriko芜】:
哼!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幼年无羡【小连杀】:
嘿,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这不差这一次。】

江澄低下头,小声的念了句:“可到了最后……我却无尸可收”

“师妹没事的!反正这一世你肯定比我早死!我会记得给你收尸的!”魏·成天瞎姬八乱毁气氛·无·和蓝忘机身体差了十多岁和却金光瑶同辈·羡。

“魏无羡你要是不想回莲花坞就见到狗你就给我闭嘴!”

“师姐他欺负我”魏·突然三岁·婴往江厌离身上一扑,撒娇道。

藏色散人:唉,阿婴撒娇都不来找我了,长泽我委屈,要亲亲抱抱举高高QwQ

【温宁【人衣大人】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这是?鬼将军?

众人步调一致的看向后排的温宁,只见那在他们印象中凶狠的少年现在却涨红了脸,最后直接一头塞自家姐姐怀里去了。

w——真羞涩。

你妹啊三观都快被吓坏了好伐!鬼将军是个羞涩少年什么的。

【绵绵 【yousa】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 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我当时没救错人呐,谢谢啦,绵绵。”魏无羡朝那个女子笑笑,对方抱着自己的孩子也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魏无羡就被强制扭回了头。

完了,醋坛子翻了。

魏无羡光速回身亲亲自己身后的姑苏醋王,为自己的腰拼命。

【金凌【三无】
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金陵扭头,看着自己的父母,江厌离感受到了目光,朝他软软一笑,金陵顿时就放心了,继续听起了下一段。

【蓝忘机【吾恩】
也曾按捺心思 避尘循礼数
也曾撩动一曲 杯酒醉姑苏
如何叫我不在意
有道是逢乱必出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那啥,蓝启仁被送去医院了,谁去照顾一下?

蓝曦臣举手,表示他去,原因:我再也不想看忘机的脸了。

读弟机今天很痛苦。

【魏无羡【特曼】
也曾随心所愿 潇洒作顽徒
也曾剖还金丹 陈情太辛苦
乱葬岗上有乱骨
孤身入鬼道邪途
献舍魂还何来羡慕】

魏无羡垂下手臂,咬起了自己的下唇,仿佛能够咬掉什么似的。蓝忘记把他头扭过来,吻了上去。

没眼看,告辞。

【蓝思追【荷笙】
糯米粥含口入 熟悉辛味是何故
问灵布阵颇为领悟】

金陵好奇的看向蓝思追,却只见那人对他笑笑。

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woc我写的什么沙雕。。。诸位凑合凑合看吧,希望能够get到笑点吧(捂脸哭)

【明兰】樱花飘落,亦是开始(2)

【明兰】樱花飘落,亦是开始(2)
#ooc预警
#坑王。。。

“到了吗到了吗?”
“出来了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月明月!”
“老大看这里!”
“真热闹”开着直播间的一名妹子笑笑,跟直播间里的人们说到。

她是负责直播兰陵的,全场跟进的那种,只是现在兰陵还在路上,某玖就开着兰陵的直播间播起了其他嘉宾的入展现场。

【啊嘞大姐头你不认识他吗?】
【w刘明月诶】
【没想到在兰陵直播间可以看见老父亲】

“知道啊,隔壁岛国的声优嘛,还有,少刷刷别的主播万一被关小黑屋了呢”

和兰陵常用的少年受音不同,明月完全是另一个方向的青年攻音,并且可以下调声线到少年。就导致了众多粉丝中出现了一群大佬,门剪辑cp向视频,最高记录是直接小黑屋开车,整一个粉丝群就是个大写的瞎姬八乱预言(划)讲群。

身为资深腐女,某玖自然是知道的,她也经常给cp粉们提供素材,比如兰陵在群里聊天的一句话啊,或者一些语音啊,都有提供,这次开直播间也是为了看不到展子的亲们自己挖JQ。

“啊,收到消息了,我们可以去展会门口接你们的兰陵了”

【啊啊啊啊啊兰陵兰陵!】
【嗷嗷嗷嗷嗷嗷嗷!】
【兰陵!!!】
【兰陵大宝贝!】

“嘘,安静”小姐姐冲着镜头眨眨眼带着抖音同款兔耳帽的耳朵在眨眼的同时立了两下,又重归于平静,蹦蹦跳跳的溜进嘉宾通道,一屁股坐在栏杆上,将镜头对准准备待续的十几个后援会的小姐姐。

“一,不许瞎姬八乱叫,像隔壁岛国声优的粉丝一样。”
后援团点点头。

“二,不许乱挤,你们是护送兰陵去后台的,不是来祸害兰陵的。”
后援团继续点头。

“行,人来了sa”

镜头调转,冲向外场,一个约莫一米七的清瘦身影出现在镜头中,小哥一头干净的短发,带着个黑口罩,穿着全员恶人的紫T袖衫外面搭着个浅紫色外套,一条黑色瘦腿裤,配双黑鞋,妥妥的基佬(划)帅炸了的包装。

“兰陵早”
“早啊小玖”
“嗯嗯,进去吧”
“好”

简单的问候过后,后援团的十几位小姐姐前面几个后边几个的把兰陵给围了起来,也没有影响到直播的拍摄。这群人慢悠悠的走着 途中遇上了一个大圈,结果不小心被瞧见了,又被分流来了一半,于是,两个中圈艰难的维持着秩序,向后台蠕动。

“得……得救了……”在得到现场保安的帮助之后 一群人终是脱了身,兰陵朝着明月笑笑,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お久しぶりです”(好久不见)

“お久しぶ”(好久不见)

对方似乎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句 挠挠头,回了句。

“あなた……最近はいいですか?”(你……近来可好?)

对方好像有些受不了这气氛,略带尴尬的问了句。

“ムんムんへ”(马马虎虎吧)

“た……とねじゃ”(那……就这样)

“あ,またへ”(嗯,等下见)

感受到对方没有聊下去的意思,某玖用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日语水平回了一句,缓解一下尴尬,顺便出声安慰了一下因为两人同框而爆炸的弹幕,在暗示了无数次小黑屋之后 终于是结束了。

你……原来还有记得我吗?

你……还没忘了我吗?

什么大实话(捂脸哭)每个同人文手都有那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个瞬间想要当画手画画

萧凝:

怎么能说如此的大实话哈哈哈嗝

墨雨

emmmmmm有些真实了吧😂{捂脸.jpg}

浪味仙儿~『一切随缘』:

瞎说什么大实话

Winston喜欢阿澄:

甜匪:

同人文手的日常xx
(好了我知道了说不定只有我(•͈˽•͈)

送给广大写手的表情包图

备忘录啊,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孩子了,该学会自己码弓蚤话了(捂脸哭)

一品豆腐:

原图是一个基友不知道哪里看到的23333


感谢  @良呼 太太帮忙P了一套


自行取用 _(:зゝ∠)_ 我是真的想要一个能自动转化我冥想为文字的软件啊


从此日更十万不是梦想